咨询微信:15889489370
咨询Email:houcun@gmail.com

正确的中段

中段构

剑尖对准对手面部或喉部,此构架包含了功也包含了守当对方做打击时,你刺到对方的喉部与胸部裁判不予给分。

正确的中段构型

zd4

从古代日本剑术中,现代剑道保留了五种「构 」或称「架势」,当中以中段为最常用和 最基本的架势。中段可攻可守,攻而易取,守而难陷。中段的姿势有以下的优点: 由自然体开始,双脚齐肩,脚板平行向前,右脚在前,左脚在后,左脚趾尖与右脚脚跟在平行的横线上,略为抬起左脚喂约一寸高,身体重心落两脚之间的地板上,两膝微曲,腰部至上身挺直,腹部微收,肩膊稍垂,头部向前,下巴微收。眼睛应视对手身体为一 个整体,全部放于视野里。持剑方面,左手以尾指及无明指紧握剑柄末端,右手握在剑锷 下一寸位置上。双手虎口与剑的中线保持直线,拇指向下。握剑的力量主要放在左手,右 手主要负责控制剑尖的方向,使剑尖对手喉部。一个正确私架势能令剑仕随时进攻或退守, 而在五种剑道架势中,中段的攻防最为全面。

中段的心态

zd3

那么,具体的是以怎么的心境,或是怎样的心的状态才好呢?实际上,在练习和比赛采中段架式时,诸位是以怎样的心境来操纵运用自己的心?努力把自己置于怎样的心的状态?尤其,在进步很慢的人之中,许多因为是对有关的这点没做努力,或者对此事毫不关心。这种人做中段架式聊无气势可言,对敌人也欠缺威压感,当然攻击时速度也出不来,那么,想要强起来也是不可能。因此,藉由这新构想而来的内涵「心的构形」,将使您的中段充满着速度洋溢晋迫力。将自己置于百公尺赛跑前的紧张状态

做中段架式后,将自己置于如同百公尺赛跑选手凝视目标,枪声一响,坪-地弹飞出去前瞬间,咯挞咯挞的紧张感。全身的肌肉完全像弹簧似的,使所有的神经敏锐起来,专心一志地等待机会的来临。和敌人相向对峙后,采中段架式,努力把自己置于这样的心的状态,必然的,会产生极盛大的迫力,并且能够给与对方很大的威压。由这架式对敌人的面部也好,手部也好,跳进试试,可感觉到击刺的速度较以前快得多了。

生命线

DSC_0241_1024

自己身体的中心和对方身体的中心连结起来的一条线,我们假设将这条线称为生命线。

因为这条生命线仅仅是一丝细线,所以二支竹刀不可能同时置于其上,即一支竹刀在这条线上,另一支竹刀必然地将被挤出去。做中段架式与对方交剑后将自己和对方中心线连结起来的线当作生命线,不管怎样;总是要使自己的竹刀置在这条生命线上。假使对方的竹刀侵过来,要 用「拨开」「沉替」(潜入对方的竹刀之下)「由上押制」来守住生命线(将自己的竹刀置于生命线)。

与敌方对战,这生命线为自己所占或为敌方所占,影响至大。当然,占领生命线者绝对有利。

总之,这生命线是自己的生命线,同时也是对方性命悠关的生命线。此理论不论是在一对一之战的剑道,或是大部队和大部队之战的战争,都是同样的。例如,两军相向排成阵势(在剑道就是做中段架式),而两军之间有座小山丘,如此一来,对两军而言,这小山丘无异是生命线,抢先占领它的即是胜方。胜败取决于此。因为在小山丘上安置大炮或弓箭(假设是战国时代的战争)可以连接不断地从上往下射之故。日俄战争时,在旅顺要塞有座二0三高地的小山丘,由于日军占领它,那个号称固若金汤难以攻陷的俄军要塞,终也很简单地竖起白旗了。

战斗是一对一也好,大部队对大部队也好,占时候的战争也好,近代的战争也好,这生命线的存在价值还是不变的。唯有,在剑道这生命线用肉眼是看不见的,因此许多人并不感觉到它是那么的重要。在剑道这生命线是最为重要的,顾名思义这是一条守护你的生命,将战斗做有利运用非常要紧的线。要知道竹刀的生死

观看所谓的七段、八段高段者的比赛时,开始的时候虽专心做中段架式,但随着灌注气势后,双方的竹刀做激烈的碰触,并且发出卡-卡-的小音响。这是因为互相以自己的竹刀拼命要守住生命线的缘故。从旁边看,那不算什么:可是全心窥视后。才晓得激烈的生命线争夺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始了。我们把此战获胜的竹刀称为「活竹刀」,将失败的竹刀称为「死竹刀」。以「死竹刀」不论做怎样的攻击,也不会打中对方的。击剌的机会就是直觉感到「自己的竹刀正活着」,果断地跳进去才有效。假如不是这样的时候,而不保持间隔一心一意地防守的话,那就危险了。

竹刀的「生死」,因两者拼命地努力争夺自己的生命线,故它是瞬息万变的现在,认为是活的;但再来的瞬间已被对方的竹刀占去地方(竹刀被杀),变成死的。然而,由于生命线是看不到,故不留神时,自己的竹刀是死是活不知道的情形是有的。年轻人之中,有自己的竹刀被杀, 还满脸不在乎的这种人。仟细观察时,从头至尾都是被杀的局面,这种人因以死竹刀来从事比赛,所以几乎可以说是不拿竹刀赤手空拳来比赛,这当然连一支也打不中的。

本文来自伊保清次着,张树发译,《剑道进步讲座》,页10~13。